还是影 子 。
沉迷杀天,Zack的笑容我守护
开了好多坑,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填完
写东西可是一辈子的事情啊(才不是借口)
我没有,我真的没有忘了怪诞,会填坑的,真的
最最最重要的,童话镇系列真的不是悲剧合集!
呜哇,最近好忙,还是努力沉下心来写东西吧

【杀天】 白夜行 1

本篇名称:笼中之鸟
这个环境描写我尽力了
向东野先生致敬

生命自海中孕育,看啊,那是来自上天的赏赐。

18:35PM,Gardner公爵府
又是Gardner家族每季的例行宴会。
在管家的接引下,推开会场精致的黑胡桃木门,顺着刺目的光线一点点扩大,整个会场便映入眼帘。光鲜亮丽的水晶吊灯悬挂在用金色涂料漆就的顶部,四周排列着近千个小灯泡,绕成繁复多样的图案。
细看,四角的灯泡相连,赫然是Gardner家族的标志,荆棘缠绕的十字架。
那是国王陛下赐给一个家族最高贵的礼物。
灯泡在电力的供应下源源不断的燃烧着自己拥有的小段钨丝,散发着的炙亮的光芒,把整个会场照得富丽堂皇。
墙壁上贴有印着金色暗纹的墙纸,柱子上也...

藏【华武】

突如其来的真·短打(预告)
华山今天还钱了吗?
没有没有没有

缥缈的笛声自竹林荡漾开来,影影绰绰。
天边一轮金黄色的玉盘,嵌在深黑色的天幕下。
它万古长存,经行夜空,把华山吹笛的影子,淡淡的印在脚下的一方青石上。
悠扬的笛声音波带来的震动让周围的竹叶纷纷下落,华山身上却没有半点尘土。
浅淡的笛音渐停,华山启唇,反复的,唱着这几句歌词。

「山有木兮木有枝,心悦君兮君不知」

好像空中传来的温柔曲调,带着柔和细腻又不失清浅的音色,有些低沉,咬字清晰。
华山早已发现武当的到来,他不点破,独自吹着随身携带的配萧,说起来,这萧,好像还是借了武当的钱买的。
心里的一丝愧疚感仅经过了几秒钟便荡然无存。
武当...

人间失格【杀天】【allRay】

向太宰先生致敬(我吹爆他!)
allRay,大概是内心独白
回来会发allZack
略微微zr成分
非糖非刀(私下把它当成了糖)
最重要的,经不起考据

回首前尘。
若有来生,不再人间。

01:之一
我厌恶存在,却又不得不存在。
有时候我会把我想象成一个不存在的人。
这很容易。
也许,我的心已经死了,不,有时候,我能感受到它重新荡漾起的波纹。
《圣经》告诉我,人的本源是有罪的,神子耶稣基督的宝血洗净了我的罪恶。
一个人初生之时,都是纯洁无暇且无罪的。
我认定我有罪,是我初生之后做下的事。
我曾经是一个什么样的人,已经不得而知了。
我很难说清楚自己现在是个什么状态,总之我活的没有力气。
我没有力气笑也没有力气哭,对我而言生活...

笑颜【原创】

谨以此纪念我的朋友
千里长相忆
想要评论,超级想!

变成回忆的日子里,几次分手道别,不管到哪,无论何时,都是最美的光芒,泪中有笑的日子里,有你的笑颜已足够。——楔子

我怀念那些现在只能用来怀念的人。

「一」娇娇
高一开学的三周后,我才收到了娇娇的邮件。娇娇告诉我,她没有考上高中,随亲戚去了新疆,将来要在那里上学,她还说,自己将来要去考取和田子大学……一切一切的语言,满是憧憬,洋溢着微笑。
娇娇的成绩,初中时并不优秀,但也不能算太差,我从没想过她竟然没有考上高中,问她,她也只是笑笑,告诉我说那天状态不好。
缘自内心的骄傲让她选择了离开。后来,我有时会想,离开也许是为了更好的生活。
从那以后,我总会在两...

我会更文的
真的会的
运气好的话,这几天大约能出两篇
(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因为我沉迷蔡师兄了吗)

随【杀天】

是情人节贺文
不会起名

01:
那大概是多久以前了呢?
从大楼里的遇见开始,到现在,是多久了呢?
Zack不会计算,也不想去算。
他都已经记不清了,连眼前的人的影子也变得模糊起来。
投在视网膜上的清晰,大脑分析过来仍然是像蒙了一层纱,影影绰绰,看不真切,反倒是声音听得格外清楚。
“Zack?”
“Zack,你在想什么?”
眼前的景象骤然转换,一瞬间,天地为之倾倒。
Zack晃了晃脑袋,把刚才视觉转换的不适从身体里剔除。
“啊,Ray,是你啊,不要总是这么突然出现好不好,吓死我了!”
面前的女孩精致的面容上丝毫没有改变,水蓝色的眼眸里略带些无奈。
“Zack不能死的,你死了就没有人来杀掉我了。”
“啥?都这么久了,你怎么...

白夜行【杀天】【预告】

向东野先生致敬
长篇,但不知道多少字,假期动笔
感觉我站的所有cp里,只有这对最适合这个主题

我的天空里没有太阳,总是黑夜,但并不暗,因为有东西代替了太阳。虽然没有太阳那么明亮,但对我来说已经足够。
凭借着这份光,我便能把黑夜当成白天。
我从来就没有太阳,所以不怕失去。

白夜行

我是贵族的女儿,我是平民的女儿,我是罪人的女儿,我是无辜者的女儿,我是不该存活于世之人的女儿。

我是贵族的儿子,我是妓女的儿子,我是罪恶的儿子,我是黑暗的儿子,我是撒旦的儿子,我不是你们任何人的儿子。

我是活在影子里的人,是无人接受的罪恶之人,没有人爱我,所以,请杀了我。

那么,说好了,你会杀了我,对吧?

切,别...

击鼓传文第二波第一棒

第一棒 @tan九十度 第二棒 @自鸣 第二棒的传送门
准备好接受一大波ooc的洗礼了吗(bu)
其实并不是你们想的那样,真的不是,相信我
来直面Isaac Gardner吧

“困死了……别吵”
窗外好像有什么不知名的鸟在叫。
迷迷糊糊的翻了个身,毫无防备的趴在床上,不知为何,感觉身下莫名的柔软,不似以往的坚实。他没有多想,只是在朦胧间睡意稍浅。
或许是还未清醒的缘故,绷带粗糙的触感并不清晰,虽然曾经Ray好像说过要他换用一些较为柔软的,但多年来的习惯也不是那么好改的。
屋子里阳光并不充裕,窗帘已经拉紧,只有斑驳陆离的碎散光点从已经破了的窗帘布面上洒下。
某一瞬间,阳光突然有些刺眼。
条件反射般迅速伸手挡住,...

列了一下自己寒假和下学期要写的东西。
怪诞:
失乐园AU
童话镇系列
3篇随机向

杀天:
白夜行系列【有烧脑剧情】
两篇随机向

时之歌:
诺斯兰德番外
一篇随机向(纪念我曾经爱过的赛科尔(现在也很喜欢啦!))

好多……(咸鱼瘫)
算了,人要敢于直面自己挖出的所有坑!  最重要的

1 / 6

© tan九十度 | Powered by LOFTER